• 上周,在后期的时间线上操刀摸索,栽跟头,试验性导出,行不通,转格式,漫长的剩余时间,重启电脑,继续前行。

    1. 关于调曝光。

    精简完之后,我的摄影过来帮我调每个镜头的曝光,使连续的镜头和一场戏看上去有时间上的连贯性。在 Final cut 里一般调的是“亮度”和“对比度”两个参数。曝光调节之后我直接拿去调色,结果发现有一些镜头闪烁着绿色或蓝色的光。最初我以为是调色过度造成的,但后来发现其实在调曝光的步骤中就出现了闪烁的问题。这是我遇到的问题,一般来说,镜头运动得较为厉害的,并且“对比度”参数做过调整的会发生这样的问题,不知道这是不是5D2拍摄短片应该注意的一个问题呢还是在所有机器拍摄中存在的问题,有待考证。

    2. 关于调色。

    我在苹果平台上使用的调色软件是“Magic Bullet Looks”。相对于“Color”来说,这是一款相对简单的调色软件,在使用过程中,我觉得它最大的优点就是直观。里面提供了相当丰富的色彩模板,并且可以在模板的基础上进行个性化的微调。这款软件在PC平台上也有,同样可以在 premiere 中使用。我的电脑配置不够高,所以没有直接在 Final cut 时间线上调,而是输出了一整条视频,然后单独建一个序列,比对之前时间线上的剪辑点,一刀一刀把镜头切开,再逐个进行调色的。即便如此,整个过程完成之后的渲染时间还长达16个小时。如果对自己电脑的内存和处理能力不够信任,我建议重启电脑再开始渲染。并且每隔一段时间点开屏幕查看一次,以免出现提示“内存不足”,渲染过程直接停滞的后果。

    3. 关于同步。

    我这次在同步上费了不少时间,不过同时积累了一些笨拙但有效的经验。在上次的剪辑心得里提到,我的录音用 Pro Tools 做声音,在他那边声音和画面是完全匹配的,可是当他把声音传给我,我导入 Final cut 里面,每次都会出现问题!一般来说,这时候的声音会比画面短个两秒。而且声音不是一开始就对不上,而是慢慢地错位的——这是最可怕的。不管我怎么调试,怎么改变音频的采样率,都是短两秒左右。解决办法是:把画面和声音导入苹果系统里的 Premiere ,虽然这里面的声音会比画面多出19帧(我的片长为36分2秒3帧,可能这个差值是与片长成正比,有待考证),但整体上声音和画面是基本对上的。

    用5D2拍片的人越来越多,希望这些经验能为大家以后少走弯路提供些前车之鉴。据说 Final cut 要出新版本了,原生支持5D2素材,不知道那个时候这些问题会不会迎刃而解呢。

  • 这周基本上是在电脑前或者录音棚里度过的。

    1. 关于大学生电影节,网站上要求加组委会的统一片头,但他们提供的只有标清的视频。我这里有按照最大画幅(1280×720)仿制的高清片头,这里是地址,需要的同学请自行下载。

    2. 关于片尾滚屏字幕的一种做法:之前在 final cut 里给《回家》做的滚屏字幕极其抖动,暂时找不到办法解决。有一种比较笨的方法是这样的,先把滚屏字幕做成一张长条形的PSD文件(做成图片格式的最大优点就是方便排版和设计),然后放到 premiere 里面打点做上移的滚动,导出一份视频文件后再放入 Final cut 里面渲染输出,这样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字体的抖动。另外,中文最好是比较粗的字体,这样是减少抖动感的一个有效的手段。如果大家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在这里请教了。

    3. 一般的话视频完全确定之后再去做声音。5D2摄录分离,这使得除了机头的声音,还有从录音话筒里得到的声音。我遇到的问题就是没有及时对板,一开始使用机头的声音去剪辑。回北京之后录音整理好了素材说要给我合板,但我已经把视频剪碎。这是一个非常愚蠢的错误,直接导致后期工作量翻倍。而且最好是自己用自己的剪辑软件对板,我的录音用自己的软件 pro tools 对的板放在 Final cut 里面就对不上了,后来经过百般询问才知道这两种软件的时间码存在微小的差距,这意思就是说:不管你在音频工作站对的多准,放到 Final cut 里面都是白搭。

    4. 自己剪辑的一个好处是熟悉素材,上手会很快。不过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随着剪辑的深入,你会变得越来越不客观。前天跟着录音进棚修声音,我把摄影叫过来了,大家一起看样片之后提出了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是被我忽略的。于是干脆决定集体撤出,先把画面改好。我个人觉得主创在剪辑过程中的再次碰面尤为重要,他们会从不同的角度给予建议和改进方法。除了主创的意见,也应该多听听局外观众的意见,他们不了解剧本,也没经历拍摄过程,所以看片的时候会保持绝对的冷静和客观,这恰恰是剪辑最需要的。

  • 之前粗剪版出来之后跟老师Skype通话,认识到了一些问题。之后在写了论文的过程中,随着查资料、拉片、写作的深入,更加意识到我在处理人物关系时的问题了。

    在我查阅的一篇关于戏剧人物关系的论文中,作者提到,在戏剧理论中,有一个概念叫做“必需场面”。这是由英国戏剧理论家阿契尔在《剧作法》里提出的:“必须场面是观众(多少清楚和有意识的)预见和要求的一个场面。设若没有这个场面,就会引起观众的不快。”论文中也引用了另外一位戏剧理论家霍华德在《戏剧与电影的剧作理论与技巧》的观点:“‘必需场面’即观众对之的‘将信将疑的期待……,即所期待的冲突’。由于观众并不知道高潮将是什么,他们不可能通过高潮来先行检验动作,但是他们是通过他们的期待来检验它的,这期望都集结在一场他们相信一定会在其中出现动作后果的戏上——即必须场面。”

    拿《阳光灿烂的日子》来看,马小军第一次与米兰正面接触是在“偶遇画中人”段落里,马小军一直在后面追,米兰一直在前面走。通过两个人的对话和调度,把人物关系展现得非常清楚,并且有趣。这就是这部电影的“必需场面”之一,观众要看到他们所期待的冲突,这些期待需要集中,清晰地展现出来,这样才能建立起好的人物关系来。由此我想到我对小霸王和单诺第一次正面相遇的那场戏,表现的非常不够。戏在最关键的时候停止了,没有给观众这些期待,所以会“引起观众完全合理的不快。”

    又回到上次总结的想法上来,到底怎样是好的叙事。说的太明白显然缺乏导演策略,省略的太多必定让观众茫然。如何把握“说”与“不说”之间的比例和界限,是值得思考和通过不断实践检验的问题。读到关于“必需场面”的这些论述,让我感觉到应该先说清楚,再谈省略,我的问题就是事情还没让观众弄明白,就想着自以为是的省略了。

  • Feb 15, 2011

    剪片思考 - [我们的时代]

    粗剪出来,跟潘老师连线,发现了不少问题。总体看来,故事比较散,几处情节点连接牵强;人物关系没能有层次的递进。

    我总结了一下:

    1.故事本身容量较大,没有一个相对集中的事件来牵引剧情,这就要求在每一个段落有各自明确的叙事的目的。

    小霸王第一次见到单诺和他们第二,三次遇见,两场戏的目的是不一样的。抢皮筋只是手段,小霸王想走近单诺才是驱使他做坏事的动力。既然第一次抢了,第二次也抢,第三次就应该不一样了。我故事的问题就在这里,人物之间的关系像是在重复而不是叠加,即使有叠加,也不明显。人物性格也随之模棱两可起来。

    2.轻重不分。拍摄和剪辑的过程中,必须一直问自己,这场戏的作用是什么。

    电影院里,小霸王欺负其他孩子我给了一个明确的镜头,可是这里是小霸王第一次欺负单诺,我却省略掉了,这是很不应该范的一个错误。拍电影不是写小说,观众看不到影像就会迷糊。由于小霸王的动作没有,单诺的反动作也有不起来,她对小霸王的态度是怎么样呢?讨厌呢还是害怕,还是两者都有,很遗憾,都被我忽略掉了。两个人物的戏,只要放了其中一个,另一个也会受到损失。

    3.时代感的体现

    十年的变化怎么体现。除了人物造型,还要尽力利用空间环境和声音。我在这上面偷了懒,于是要通过补拍补录来弥补。

    4.镜头的语法。

    这是很难说清楚的事情。有时候脑子里想的镜头,拍出来发现这样罗列表达的东西却不对。不对在哪里,又一下子说不上来。靠镜头来说事,应该让他们看上去联系起来。有一场戏是单诺想邀美术老师看电影,还没开头,楼下扔上来一只鞋把窗户打碎了。我没有拍楼下发生了什么,只是让“小霸王”这个人名从美术老师的最终说了出来,本意是不想让他真人这么早出场。可是剪辑的过程中才发现这样的联系有点靠不住,如果我不想正面表现小霸王的话,完全可以给一个全景,可是我没有这么做。这就让这只飞进来的鞋变得有些奇怪了。类似的地方还有很多,我得好好想想为什么会这样。我有时候想曲线地表现一件事情,却把精力放在“曲”上了,真正要展现给观众的却没有树立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考虑自己还是考虑观众,有时候要换着位好好想一想,分析每种做法的利弊,如何又不直白又让观众一下子明白,这才是好的镜头的给法。

  • Jan 27, 2011

    - [我们的时代]

    《单诺》剧照 (11)

    《单诺》剧照 (33)

    《单诺》剧照 (24)

    《单诺》剧照 (40)

    《单诺》剧照 (16)

    《单诺》剧照 (47)

    最早的计划里,24号就收工了,期间遇到一场大雪和一场冻雨,加上剧组不够高效,直到26号,也就是昨天上午才杀青。从开始算起,不多不少,恰恰是八又二分之一天。

    杀青的那天中午,剧组的所有人回到我家。负责灯光的文哲在客厅和阳台上走来走去,心不在焉的样子。他点燃了一支又一支的香烟,引来女孩子们的驱赶。最后他从阳台走回客厅,说了一句:“非常空虚啊~”

    的确,这八天半的工作强度并不亚于我和彭成在四川拍摄的《路》。场景多,天气坏是我们必须直面的问题。还好之前有过一次像样的合作,所以这次我们淡定了不少,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给还没拍摄的同学一些建议:

    1. 如果是在自己家乡拍,自己一定要提前去打通各种关系。很可能本地没有专业的制片,虽然自己做这些会分散很多精力,但非常必要。因为最后你会发现,你比制片还熟悉整个剧组的各项进展,一定不能偷懒。

    2. 脸皮必须厚,必要时摇身变流氓。通过四川拍片的经验,当地省委市委宣传部的介绍信很管用,所以一开始我就跑去市政府开了一张这样的东西。很多时候客气行不通的情况下可以用这张纸威逼利诱。但是不能一直流氓,否则会遭报应的。比方说我前一天骂了一个教务处长,还踢坏主席台的门,第二天就下冻雨了,整个城南电线被压垮。

    3. 制定详细的拍摄计划是按时杀青的保证。一般来说,事先留出1到2天的富余时间,前面几天可以适当安排得紧凑点,但也要注意重场戏和过场戏的分配,要不剧组会集体累倒。及时与各部门各外联单位保持联系,如有变动赶紧调整,否则会很被动。我有一场溜冰场的戏,因为离我家很近,我又认识人,所以想当然地认为马上能搞定。没想到老板死活不让我22号晚上拍,而那天我约了20个群演,结果一起放了鸽子。这场戏直到最后一天上午才紧张拍完。

    4. 每天晚上,最好和自己的主创人员一起谈一谈第二天要拍的具体内容和这几场戏的作用。明确大家的方向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大多数时候你只需要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出你对这场戏的看法就行。如果前一天晚上偷了懒直接睡觉了,第二天也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先把带戏的镜头拍掉,有时间多再拍烘托气氛、情绪的镜头。

    5. 最好是前一天晚上就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第二天能很快地出工。我们就是前一晚偷懒,第二天早上忙成一团,光收拾东西就占去了许多时间,往往是到了现场又想起某件重要的道具没带。

    6. 剧组里多买一些携带方便的小点心,出发前都带上。要知道,人饿的时候如果突然间发现导演包里藏着点心是一件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