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1, 2009

    海边生活 - [生活在别处]

    来到这边快一个礼拜了,海边的生活跟想象中的有很大的不同。我住的房子离沙滩只有50米,但是我到第三天才踏进海水里。那天中午,暖暖的,沙子跟海绵一样。

    我将在这个地方待到七月底,除了平时的一些工作之外,我等于是免费住在海边度假,还有工资。这感觉有点爽。海边很潮湿,很有南方家里的感觉。当然,不方便的地方也很多,比如说附近的饭店吃不起,生活用品匮乏,网络也不好,晚上蚊子也超级多,而且是那种非常狠的蚊子,估计是常年跟大海作战,练出了一身好本事,有一天半夜惊醒,我发现手背上有五六个包。盯人于无声无息之中。

    不过除此之外,一切还是很美好的。特别是当你睡到自然醒,早晨的阳光透过纱窗打进来,你坐起身,不出意外的话,你就能看见辽阔的、闪闪发亮的海岸线。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美好的了。

  • Mar 8, 2009

    水立方 - [生活在别处]

    来北京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去看这些场馆,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地铁,从一个出口走上地面,顿时暴露在三八妇女节时北京的夜色之中。在我的面前,是极其空旷宽敞的奥体中心,可以想象得到在它的全盛期这里聚满了各种各样地球人的壮观场景。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水立方。鸟巢周围灯光太暗,人走近它那庞大的阴影里会产生一瞬间绝望的想法(比如说电影是什么?)由此我认为它缺乏亲和力。水立方在这点上做的比较好,让你能大大方方地靠近它,和它合个影。

    礼拜五第一次独自被邀请到潘桦老师的家中,在望京花园,很远很远。去之前有稍微的紧张,不过潘老师在家时的和蔼可亲很是让我享受和难忘,当然还有可爱的欢欢和畅畅,我也希望她们永远不要长大。这个双休日大部分时间在外面跑。周六在西直门以及更西的地带购物,累的我想以路为床。今天去这里,也是远的不着边际的地方。在首都,有时会觉得陌生,模棱两可,没有归宿感。

    北京真是一座让人爱恨交加的城市。

  • 和其他城市一样,北京夜晚的感觉更加浓烈。

    三里屯有很多外国人,从地图上看,这里有很多大使馆。好在晚上风不大,没有白天那么刺骨的冷。

    周围有很多酒吧,霓虹灯牌形成一片光晕。可是我们身上只剩下十块钱。跑到马路对面去取钱,却发现银行是韩国人开的。远处瞧见有一个中国银行的标志牌,却怎么也找不着。电影7点45就要开始了,我们连忙往回赶。

    导师告诉我陈凯歌在拍片之前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因为梅兰芳这个人物在国民心中都有一个清晰的定位,想拍得真实而又不偏离国民想象太多,其实是比虚拟出一个程蝶衣难上千倍的事情,所以说,作为一个人物传记影片,把它和 [ 霸王别姬 ] 相比其实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陈凯歌在构思 [ 梅兰芳 ] 的时候每天都会独自去北影厂的道具部,踩过落满灰尘的地面,拨开梁柱间的蜘蛛网,仔细搜寻着每一件戏服,以此来唤醒他心中的气质和想象。每天如此,独自体会着,享受着这份孤独。

    而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令人肃立的事情。

  • Nov 21, 2008

    来去匆匆 - [生活在别处]

    于浩突然来北京,头一天早上到,第二天晚上走,而且中间有一些公事要处理,一些面试要参加。“我想我们最好是能见上一面。”于浩在电话里说,“我发现你们学校太远了。”

    两天后,于浩在博客中写到:

    —————————————————————————————————————

    第一次穿羽绒服,第一次坐卧铺,第一次到北京。
         北京的天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书店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来北京之前,陈宏涛告诉我至少要穿羽绒服,但在北京的两天,用冯欣的话来说,是我的“运气太好了”,天很蓝,气温有些凉,但并不让人感到不适,风也很温和。据冯欣说,在我去北京的前两天,风像刀子一样,白天几乎无法在路上行走。我说是我把南方的温暖带过去了。
         至于书店嘛,原本是抱了很大希望的。来北京前就问好了地址:海淀图书城昊海楼地下一层淘书公社。据说那里的书称斤卖的。去那之后,也确实如此,但称斤所卖的书都很普通,全国各地都买得到。而我想买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华书局和当年古典文学出版社在建国初期出版的一系列古典文学丛书。但很遗憾没有。书店里旧书的规模和南昌文教路也差不了太多,而且旧书贵的吓人,远不如文教路那么实惠。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北京书店里的格局非常不错,很舒服。淘书公社古色古香,里面还有很大的书廊,可以喝茶。图书城旁有个现代型的第三极大厦,里面的第三极书局布置在第五层到第八层,其中第六层有个巨大的小说天地、第七层有个巨大的文学天地,书局里有饮料、咖啡卖,可以随处坐着看书,只可惜我的时间太少,只能草草逛完,而不能好好地享受。在文学天地的书库中,居然有南昌各大书店早已经下架的河北教育出版社前几年所出的20世纪世界诗歌系列。偌大个北京,需要的是慢慢地去感受、去体验,而我却只有一天半的时间。如果能在北京长久地呆着,定然能找到更多的书店,找到更多的好书。
         逛完海淀图书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冯欣带着我去北大。天空逐渐暗淡下来,而大地却仿佛有一种返照的力量似的,显得十分明净。夕阳高高地照在树顶,金黄之中透着一道鲜亮的红色,异常好看。白杨树叶子被风吹得哗哗响着,如同流水的声音。这一切都使我感到有些虚幻。我不断的提醒自己,我现在是在北京,是在北大。不可思议,昨天我还在南昌,今天就到了中国最高的学府。也许交通的便利带来了时空的错觉,让人恍若做梦。
         在北大,一路上还是追逐着时间,没有坐一坐,也不能去感受。所以回到南昌后,只好拿着照片仔细回味。
         去清华时夜已经全黑了,所以更没能看到什么,只走了清华的二十分之一,便结束了在北京第一天的行程。按照计划,21号全天都有考试,本以为见不到陈宏涛了,但下午的面试进行得很快,于是就能和陈宏涛在天安门附近走了一个下午。我们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面碰头,然后穿过天安门,到午门,由于没有钱,所以进步了故宫,在午门晃悠了一阵,就沿着护城河走到角楼,再走到南长街,乘5路车到了鼓楼,穿过鼓楼旁古韵犹存的烟袋斜街(陈宏涛总是说成斜烟袋街),到后海,再拐进一个南官胡同,曲曲折折地穿出来,到了一个陈宏涛也说不清楚的地方,再坐公交到西单吃晚饭。行色极其仓促,本想坐下和陈宏涛好好聊一阵子,但终因时间关系,最后独自坐地铁到军事博物馆,匆匆赶到北京西站,离开了首都。总之这两天一夜的北京之行,比梦境还要虚幻,我现在都还在怀疑我是否真的到了那里,好在有照片为证。但照片的证明和我的感受的虚幻,使得这几天过得极不真实,——极不真实。

    —————————————————————————————————————

  • Sep 19, 2008

    北京这地儿 - [生活在别处]

     

    转眼间,来北京已经半个来月,有很多感受,一直积压着说不出来。时间久了,很多也就忘的一干二净了,写日志的时候试图回忆起那些心境已经没有可能。这里说的,很可能只是一些念头,和牢骚。

    [视觉]:学校里的美女有点多,眼花缭乱的感觉。看久了也腻。

    [篮球]:整个学校男生少,很多还很奇怪,举手投足像女孩的那种。所以,不要怕打球的时候没场子。而且,随随便便,像我的替补韩继承那样的选手都能游刃有余,称霸一方。

    [上网]:按流量算钱,我买的一个月才2G,外网只能聊聊天,看看朴素的网站。这点很变态,想起在南昌的时候通宵下《越狱》,现在根本没法比。

    [寝室]:24小时有热水,这正是我他妈想要的。晚上不熄灯,没有了以前的时间观念。750块钱一学年,怎么说呢,比起中蓝的六人上下铺收费1500,性价比还是可以的。

    [气候]:虽说北京最近下雨挺多,但我还是不能适应,到目前为止流了五六次鼻血。昨天在四环边一个商场里也流了,那一个叫惨烈,扫厕所的大妈看见满脸是血的我不知所措。

    [伙食]:完全不能接受。给点辣椒,给点能下饭的行不?

    [皇宫]:皇帝住的地方真好。从我扭曲的表情中可以看出那天的太阳很耀眼。九月五日站在那里,我突然想到,推出午门斩首是不是就是我站着的地方?检查照片的时候,突然发现北京的天挺蓝。

    [同学]:都很High,特别是我们导演方向的,每天的乐趣就是晚上在班级QQ群里互相攻击。史论方向的和制片方向的则显得很沉稳,很安静。

    [阿姨]:楼下阿姨都很好,蚊子多,每天晚上她们都点蚊香,说话还特逗。

    [交通]:传媒大学置身五环外。我昨天试了试,骑自行车去东三环CBD商务中心区得花一个小时。好在门口有地铁,八通线在四惠东能转1号线,我不喜欢坐地铁,我在人多的地方免疫力会迅速下降,智商也一样。北门还居然有公交能去中关村那样远的不着边际的地方。北京真××大。

    [通讯]:新办的号一出北京城就没有信号,说是要办理什么业务。话费也不便宜,打打就爆了。

    [影碟]:只要你能想到的,都会有。你没有想到的,也都统统摆在货架上。说到底,就像大家所说的那样,北京是一个学习的好地方。

    [晨读]:核桃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很多著名的主持人曾在这里练习发音。比如说我今天早上从那走过,听见一个美女高声朗诵着:馒头——馒——馒——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