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图:从注册页面就可以看出来一个网站品质的优劣 ]

    最近上Vimeo网站,上不去。去网上搜索,看到有人说“Vimeo被和谐了!”。最近“和谐”这个词用的比较多,很时尚,说起来很有味道。我这个人头脑比较呆,喜欢查百科。

    摘自百度百科:

    ────────────────────────

    中国古代的“和谐”理念

      1.“和而不同”、事物的对立统一,即具有差异性的不同事物的结合、统一、共存。
      2.政治和谐,一种社会政治安定状态。
      3.遵循事物发展客观规律,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

    ────────────────────────

    在古代中国,人们竟然认为“具有差异性的不同事物的结合、统一、共存”能称为“和谐”?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既然Youtube,Vimeo这几个视频网站都被和谐了,我其实只有一个抱怨:那就是国内的同类网站能不能做得稍微好看一点?当然,谈不上要有多美观了是吧,能力毕竟还是有限的这我很理解大家。我的意思是做得稍微不那么刺眼就行了。例如优酷为什么总要在它的视频上打上“优酷”两个字,虽然这能防止土豆网挖走。而且那个卡通形象不要那么粗糙了拜托。还有刚才提到的土豆网,跟它的名字一样,这是一个非常土,非常逗的网站。放视频的时候能不能把后景的巨幅广告给拿下?多晃眼啊,设计这个页面的人脑子里进屎了吧。

    还好Blogbus的设计品质还是很不错的,如果你们将来要做视频了,我一定支持。

  • 国家图书馆北区的阅览室,给我的感觉是在开联合国大会。

    总是有人引用博尔赫斯的话:“我心里一直在暗暗设想,天堂应该是一座图书馆的模样。”

    这句话挺贴切的,我看到有很多人,无论是他们在看书,他们在上网,或者是趴在桌子上睡觉,他们的神情都很平静。

    只可惜国图离我们学校太远了。

    从北区出来,走下宽阔的楼梯,谢璐说:“前面那两个人……是我的同学~”

    走近一看,果然是。在离学校二十多公里的地方相遇,可见大家都是爱书之人。

    可是我来进南区,想去中文图书外借室借几本书的时候,却在天堂又长又深的走廊里迷失了道路。

  • 从麦乐迪出来,天刚蒙蒙亮。

    我对唱歌并没有特别的热情,一个晚上也就这么过了。平时睡觉有人说话我都睡不着,而刷夜的时候旁边有震耳欲聋的歌声我都能做梦。人是有潜力的东西。

    以前本科的时候去学校后面的网吧通宵,那好歹也是玩游戏啊,玩着玩着就过去了,时间过得非常快。张誉瀚,陈军,我。我们打完CS打魔兽塔防,或者看看一些不健康的电影。那时候通宵是5块钱一个人,非常便宜。玩累了就到网吧楼下的小饭馆里吃炒粉和烤串,看着夜空中冒起来的烟雾,不亦乐乎。现在大家都各奔东西,张誉瀚在四川上班,陈军去内蒙古当兵了。当年通宵的感觉再也没有了。

  • 昨晚费子铭生日,吃完蛋糕我们从建外SOHO回来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冷。到寝室的时候已经不早,我爬到床上,没过多久就听到有人在喊下雪了。

  • ……

    曾经有位哲人说过:如果两条路摆在你面前,请记住,一定要选择那条难的。我一直相信难的路会有更多的泪水,但会有更多的辉煌。而易的路,可能换来短暂的快乐,但不可能是长久的幸福。

    下午有位学生告诉我,某位学业不错的同学保送本校的研究生。我先是生气,怒其不争。然后是叹气,非常无语。这位学生如果凭实力,完全可以考一所不错的大学的研究生,也许人生会有完全不同的结局,但他选择了安逸。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这是鸿鹄在自作多情,其实,换个角度来说,也许燕雀也在嘲笑鸿鹄的自找苦吃呢!

    我每次进卧室,都会从书房带本书进去。洗完澡,就靠在床头翻几页。可是不超过五页,就睡着了。一天天过去了,床头的书越来越多,但没有一本是完整看过的。终于有一天,我发现,半张床被书占领了。一个坏的习惯就这样养成了。

    其实人的选择也是这样,是有习惯性的。一个总是选择安逸的人,突然要他(她)选择一项富有挑战性的事情,可能性非常小。而一个总是想挑战自己极限的人,要他(她)选择平淡,可能性同样很小。

    我们有的时候,大部分行为,不是理智在支配,而是习惯在支配。正如我这段文字,始于感性,终于理性。正如我个人的成长简史。

    ───────────────────────

    转自我本科导师的博客:

    http://allenshaw.blog.sohu.com/134575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