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把之前想看但一直没看的美剧看了,一天看12集,日子就像撒尿那么流走了。

    我喜欢听男主角杰克说话的声音,很柔和,骂起人的时候听起来都很舒服。

    剧情环环相扣,真不敢相信。

    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常去隔壁张誉瀚的寝室,我就不时看见他电脑屏幕上的时间数字,伴随着沉重的心跳声。现在想起来,我那个时候就应该看的。我那个时候在干嘛呢?

  • 梦里面,戴着瓷器做的帽子坐在火车头上面是一件很拉风的事情。我不让她去,可是她非要去。

    醒来之后,我觉得肚子疼,拿着ipod就奔向厕所马桶,荷兰赢了,巴西赢了,每天在马桶上获得外界的资讯,然后又回到房间。

    我坐在火车车厢里,里面挤满了人。但是从里面看,这又不像是一个火车,倒是像一个大巴的内部。我好像是来的比较晚,只能坐在一个放行李的地方,刚坐下,外面就有人把我们全都叫出去,好像是吃早饭,还是上厕所?我一心惦记着要早点回去好占一个座位。结果还真被我坐上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我心里默默地想:“哪个倒霉鬼要替我坐行李架上了……”想着想着,便有些得意。但是我想到她戴着瓷器做成的帽子坐在火车头的上面,被风吹着,没准因为头重脚轻摔下来呢,我刚刚积累起来的得意又马上消失掉了,就像一盆水泼在地上。

    今天29号,再过两天就是7月1号了。每到一个月的第一天,我都会记得很清楚。想起来4月的第一天,我拍摄了一段伤感的视频,5月的第一天我乘坐Z133回家──那个时候我还生机勃勃,坐了12小时的硬座,虽然累,但是一点也不会去埋怨什么。6月的第一天我在图书馆看一个日本女作家写的书《无性爱时代》。想起来,三个月就这么过去了,现在除了自己那些支离破碎的所谓的理想,仿佛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能支持自己的心了。

  • Jun 28, 2010

    还是写写吧 - [喧哗与骚动]

    她告诉我,她还保持着一开浏览器就点我博客的习惯。

    我很久都没有更新了,不是因为blog的日渐式微,而是自己越来越没有诚意,也失去了观众。

    网络时代发展到现在,浮躁和玩世不恭已经占据了人们的思想。

    所以对于她的做法,我的内心深处吗,还是有些感动的。

    人是一种靠习惯而活着的动物,这种习惯被现实打断,于是生活就紊乱了。

    我想,在人生的这个特殊的阶段,坚持写写东西,不也是一种对自己生命的宝贵记录吗?

     

  • 定理1:女生说一千次分手也分不干净,男生说一次分手就永远不回头了。

    定理2:  甩人者恒被甩,劈腿者恒被劈。
    第一次甩人之后人品损失极大,必须持续被甩才能逐渐恢复。

    定理3:甩了人的人不会同情被甩的人,不会内疚,他会特别坦然,他会特别恨他甩的那个人。他会到处去说是那个人不好。

    定理4:不存在“我对你没感觉了”这种事,他说这话的真实意思是“我对别人有感觉了”。
    对你没感觉和对别人有感觉不是独立的,必然同时发生,对你没感觉的同时必然伴随对别人有感觉。

    定理5:异国分手是一个自然规律,有自己的机制,空间的距离可以勉强坚持,时间的距离则让你们完全变成不同世界的人。

    定理6:出国之后男生和女生成只有一种渠道,就是出去玩,一次就够,两次肯定成,三次没准就分了。

    定理7:男生先热后冷,女生先冷后热,女生好不容易慢热加上来温度之后,男生立竿见影就喜欢别人了。

    定理8:一共圈子里就几个人,任取两个人都成过,几个人排列组合。

    定理9:冷暴力阶段,施暴者心态是十分平和的,你越熬不住他越熬得住。

    定理10:不要在出国之前把自己的好朋友介绍给自己的男朋友,服务不能太周到。

    定理11:怎么也得认识几个男朋友的朋友,要不然出了事你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定理12:平时越女王,被甩之后越女仆,平时越强硬,越给人讲道理,讲的越明白,自己失恋的时候越狗血。

    定理13:所谓“永远”,大概是一年左右。
    例:1.我永远爱你
    2.我永远对你好
    3.咱们永远不分开

    定理14:即使你温柔体贴,百依百顺,他也还是要变心的,这是自然规律,也别怪谁。

    定理15:天下所有的拒信都是一样的,分手的时候,他会说:你很优秀,但是……

    定理16:长痛不如短痛,慢而轻不如快而重。早点折腾完早解脱。想不折腾就解脱是不现实的,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适当发泄。

    定理17:每一段恋爱结束的时候,如果不是两个人同时没感觉了,那还有感觉的一方就瞬间积聚了巨大的能量,不释放出来是不会消停的。
    例:有时你会发现身边某个同学突然变得特别活跃,特别努力,特别爱找人说话,等等。

    定理18:兔子吃窝边草不罕见,大家都吃,因为他只认识你和你的朋友,就这么几个人,没有不可能。

    定理19:知道的不能都说出来,有时候你就是因为知道的太多了,说的太多了,就被分手了,大家还是装小白兔吧。

    定理20:谈恋爱就跟在国企上班一样,有个性不是什么好事。
    例:男生说,我就喜欢你这样有个性的,其实不是的,他们都只喜欢温柔体贴没脑子的……

    定理21:要在男生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优秀,超过这个范围就得自宫,或者伪装成不那
    么优秀,或者对外仍然很光鲜,对内无比崇拜男朋友,无论他多差劲,当然,这非常需要毅力。

    定理22:有人失恋了我们应该尽力去安慰,因为这时TA是人品源,会不断散发出人品,我们不妨去吸收一点。

    定理23:失恋的女生是安慰不好的,今天跟她说半天,明天还那样,最好的办法是一棒子打晕就走。
    例:失恋女生:我男朋友不要我了,我们俩原来感情那么好,他怎么就变心了呢……
    你:啊,别难受了,都是这样的,他又不是什么好男生,不值得,找点事情让自己忙起来就好了;时间治愈一切,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blablablablablablabla……
    失恋女生:啊,我也明白是这个道理,可是我就是不能自拔啊,我忘不了他啊……
    你:没事没事,什么都会过去,你多跟我们聊聊开心点就好了
    失恋女生:谢谢你们……我这样是不是很烦……我也知道我应该振作,可是我不能,呜……
    你:啊不会不会,你想聊随时聊啊,那我先写论文去了,你有事找我。
    失恋女生:我男朋友不要我了,我们俩原来感情那么好,他怎么就变心了呢……
    你:………………

  • Jun 15, 2010

    女人和男人 - [喧哗与骚动]

    女人很瘦,扎着长长的马尾辫,年轻时一定挺漂亮。她斜挎着一个肩包,坐在一个与她极不相称的大板车的后面,板车上全是水果。

    男人很壮,身上围着一条藏青色的围裙,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显得很局促。在他的面前,是一个装满各种工具的修鞋担子。

    女人总是很沉默,她的目光穿过巷口和川流不息的街道,总是落在马路对面的一棵树或者一个路牌上,一看就是很久。

    男人给别人修鞋的时候很健谈,就像她手中的刀子一样快,往往就是在说话的间隙,鞋子就修好了。

    女人的脸就像她卖的水果的表皮一样,微微不是那么鲜亮,泛着一种低饱和的黄色。

    男人的手和他的那些胶鞋底子一样,布满痕迹却显得坚硬而厚实。

    有客人在大板车前面停留时,女人会先拿起她的那杆称,她的沉默会让人不习惯,因为换成别的水果贩子,此刻已经说出了好几种水果的味道和新鲜度。

    不能说男人有艳福,可是时不时会有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妙龄女人停站在他的摊子前,光着的一只脚踩在另一只脚的高跟鞋面上,常家巷的一阵风吹过,吹动女人的裙摆,也吹动去常家巷里上网打游戏的黄毛少年。妙龄女人站不住时,就会把手扶在满是油污的墙上。

    清闲的时候,女人会挑出坏掉的香蕉,把颜色变深处咬下吐到地上,吃着剩下的半根。她的眼神,依然是落在街对面的一棵树或者一个路牌上。我不记得男人 抽不抽烟,或许是抽的,但是不多。没活做的时候,他就会拿出一个搪瓷杯子,到腌粉店夫妇那去接一些水喝,但是他从来不买他们的粉,即使便宜的时候,只要5 毛钱。

    我不知道他们每天什么时候来的,但是我总能看见他们每天的离开。女人会把自己坐的凳子挂到大板车的把手上,然后推着半车的水果往巷子里走,她的家在 巷子的深处,我的朋友卢炬的那边。有时候会有一个男人过来帮忙,大部分时间都是她一个人。男人的修鞋担子和那个小板凳用麻绳连着,它的顶端是一根光滑的扁 担,收拾好之后,男人一起身,整个修鞋的担子就挑了起来。

    听说女人的丈夫开过车,后来因为酗酒,干不下去了。女人卖水果的钱,都化作一瓶瓶的酒精。有一次我放学回家,突然间发现女人变成了短发,而且有些地 方剪得参差不齐,她的眼神如往日一样平静越过人流和车流,看到马路对面去。后来我听说,头发其实是拿去卖钱了,我顿生感慨:不知道那个偶尔来帮忙拉车的丈 夫,喝酒的时候会不会闻到他妻子长发的味道?

    男人总是笑呵呵的。他拍拍围裙,挑起担子,显得很有活力。他从巷子的深处往街上走,因为在不远的大市场的楼下,他的妻子──另一个修鞋匠正在那里等 着他。他们夫妻住在农村,农忙的时候我就看不到他了。他们也许在离对方只有几米的田地里,腰弯的像一张弓。不知道男人有没有想过,也给他的妻子,买一双漂 亮的高跟鞋呢?

    有一天,我的母亲回到家,她先是递给我一袋香蕉,然后去卫生间冲洗她的鞋子。她一边洗,一边对我说,这些香蕉放不了多久了,抓紧时间吃掉,是巷子口 那个女人送给她的,不要钱。我其实喜欢吃这种成熟的香蕉,我一边吃,一边学这女人的样子把深色的部分咬掉,吐到垃圾桶里。这时我老爸下班回来,我妈刚好洗 完鞋出来,她拎着鞋子横穿客厅,看见我爸,就对他说,鞋子底是巷尾的那个修鞋匠帮忙补的,他手脚很麻利,一会就弄好了。我妈妈得意地把鞋子晾在阳台上,水 流顺着窗台流了下来。

    “只要5毛钱,我没有零钱,说下次给他,可是他说,就算了吧。”我妈边说边从阳台上走回厨房。